5岁幼儿园小朋友已经开始学编程了。

是不是很难想象,你当年还蹲在路边玩泥巴的年纪——既不会背唐诗、还不懂任何英语语法的时候,这一代的小孩已经在算法的世界里遨游。

也不稀奇,如今,最为热门的专业是计算机,最炙手可热的行业是互联网。时代的指向总会层层传导,体现到儿童教育的链条上。

前浪的教训又不禁令人担心:编程会成为孩子们争破头的下一条赛道吗?

“我们把路连接起来,先用world.place,需要放的是newBlock,那么坐标是在哪里呢?可以把它放在3列3行,atColumn是3,row也是3,再运行一下试试。”

7岁的Vita君一边敲打着英文指令,一边条理清晰地讲解着自己的思路,“小学生教你编程”的视频里,他仿佛是所有专业术语的王者。

绿色小人在他设计的计算机语言的控制下,集齐一颗颗红色宝石,通过不同关卡。

Swift语言、While循环、place函数……普通人听来云雾缭绕的名词从小学二年级学生的嘴里蹦出来时,弹幕应景地飘过一连串问号,有人为Vita君赞叹,有人因Vita君自卑。评论区调侃,是不是孟婆汤掺了水?上辈子一定是个程序员。

小学生UP主“小学生Vita君”

这则视频播放量高达220.5万,小学生Vita君因此收获了22.4万粉丝的关注。Vita君的爸爸周花卷坦言,视频走红很意外。

一开始,他受费曼学习法的启发,希望孩子通过教学讲解来梳理自己掌握的知识,没想到视频得到关注,因此,他们还收到了苹果和字节跳动的活动邀请。

周花卷觉得,儿子不是神童,他自己就是从6岁开始自学编程的。当时家里还没有电脑,只有一台中华学习机,他和表哥拿着一本编程入门书籍,在那台机器上完成了对basic语言的入门。

1984年,“计算机普及要从娃娃抓起”的响亮口号影响了周花卷这一代人,全国拉起了计算机普及和信息科技事业发展大潮。

历经30余年的发展,互联网编织了一个新的世代。

2020年中国500强企业排行榜上,由阿里巴巴、腾讯领衔的互联网行业市值接近11万亿,占500强企业总市值的23.7%,板块收入同比增长高达29%,势头正劲。

计算机专业鹤立鸡群,居于高校毕业生薪资收入排行榜的第一名,是准大学生们踩破门槛都想进的专业。

2019年,一篇题为《出身湖南山村,我用10年,从深圳流水线走向纽约谷歌办公室》的文章成为网络爆款。

“从深圳龙华区的手机电池组装流水线,走到纽约曼哈顿的谷歌办公室,我用了十年。

……我希望通过我的经历告诉大家,起点低的人,在信息时代并没有低人一等。”

作者孙玲通过利用业余时间学习编程,从深圳电池厂的一名女工,成为谷歌的一名程序员,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折合人民币82万的年薪。种种转折,足以让她成为信息时代“哈佛女孩刘亦婷”。

培训机构们趁热打铁,他们宣传时称计算机不像其他热门行业看重出身、家境,只要有一门实打实的技术,什么时候开始学都不嫌晚——相应的,什么时候开始学都不嫌早。

2016年起,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纷纷涌现,发展至今,早已是K12赛道里最炙手可热的细分领域之一。一线城市的街头里,一批批店铺换上了颜色鲜艳的门面,“少儿编程”的招牌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

20年前的孩子学英语,10年前的孩子学奥数,现在的孩子学编程。浪尖在哪儿,教育需求在哪儿,孩子们的培训就开在哪儿。

电视剧《少年派》

电脑屏幕上,黄色的卡通小猫平行向右方行走三步后,发出了“喵”的叫声,完成了运行。这是孩子们在少儿编程软件scratch上制作的第一个“编程”作品。

这是广州天河一家线下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的上课场景。

软件页面共分为三个区域,代码区,程序编写区和舞台区。学生需要将代码区不同颜色的积木块拖拽到程序编写区,按照一定顺序组合,设置参数,控制舞台区的小猫完成动作。

观察下来,学编程和学英语、奥数、围棋似乎无甚差别,无非是老师先发放讲义,分析操作要点,在大屏上进行示范,再让孩子们自己在电脑上操作。

周日下午4点,上述培训机构里一间15平方米的教室,五名看着只有小学低年级年纪的孩子正全神贯注地设置着自己的程序,一旁,两名穿着统一教职工服的老师不时挨个询问、指导。

前台老师介绍,一节课时长2小时,费用是400元。此时,校区正值双11折扣季,一次性报名15节课,折扣后单价能降到266元。

走访多家机构发现,不同机构开设的班型大致分为三种,无出其右:一是智能机器人编程,二是Scratch启蒙编程,三是Python创意编程。

小学生学编程

智能机器人编程针对3-9岁孩子开设。孩子们会在老师的指导下,通过积木搭建机器人外观,再通过平板电脑的图形编程,让机器人实现运转。

Scratch编程推荐7岁以上孩子学习。Scratch正是上文提到的,通过拖拽、组合代码块,操控小黄猫完成动画和游戏制作的软件。

Python编程则针对10岁以上,已经完成小学三年级课程的学生。与以上两类启蒙课程更具游戏性不同,Python是目前最受欢迎的计算机程序设计语言之一,也是真正的程序员们常用的热门语言。

你可以理解为,从这里,孩子才开始真正学习“写代码”。

涉及复杂数学计算的编程和少儿教育,本是自相矛盾的两件事。而少儿编程的逻辑在于,把原来复杂的英文代码图形化、指令化、模块化。

少儿编程因此引发了不少质疑——“少儿编程是不是智商税”,一时间受到热议。

一部分从事计算机行业的父母认为,少儿编程与真正的编程相去甚远。

打个比方,真正的编程在设计手机的系统,而少儿编程教的是如何在手机系统里设置铃声和壁纸。更何况,编程的基础是数学和英语,孩子基础学科的学习尚且一知半解,上手编程无异于揠苗助长。

最关键的,是老师素质问题。

一位程序员爸爸说,他接触的计算机专业学生基本都进入了互联网企业,相比较来说,教师薪资待遇低,社交压力大,绝对不是优秀学生的首选。

“神童”爸爸周花卷也认为,如今少儿编程机构迅速扩张,线下教师需求大,部分新招聘的教师没有计算机专业背景,经过几个月培训就急忙上岗,“编程思维不是一个能速成的东西”。

绝对算不上亲民的课程价格面前,少儿编程值得吗?

向前来咨询的父母们推介课程时,培训机构的老师们总会有意无意地提及编程与升学之间的关系。

这招自然是百试百灵。从近年政策释放的信号来看,编程确实是下一个风口。

2017年,《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提及,要开发基于大数据智能的在线学习教育平台,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

这被视为发展编程教育的信号。同年,各地高校和中学的招生政策加大了对编程教育的倾斜。17所985高校给出科技特长生加分条件,浙江省实施的新高考选考方案,将信息技术(含编程)纳入高考科目,其分值占比与传统选考科目一致,为100分。

市场闻风而动,投资人们纷纷看到一片蓝海:类比欧美国家20%的渗透率,在中国,少儿编程未来会成长为千亿级市场。

电视剧《虎妈猫爸》

但行业现状却未达到期望。

据猎云网数据,直至2019年,少儿编程的市场渗透率仍不足3%。市场还未打开,新增生源跟不上机构的扩张速度,招生压力便转化为无所不用其极的营销策略。

微博上搜索“少儿编程”关键词,几乎有一半的博文在抱怨莫名其妙接到的少儿编程推销电话。机构们在营销话术上,也愈发向“贩卖焦虑”的极端靠拢。

贩卖焦虑的路上,都是一些创造奇迹的神童:

高二在读月入两万的刁志航,年仅11岁被支付宝挑中的万海妍,因写小程序被腾讯邀请的12岁小学生郭惟一,拿到百度offer的小镇男孩袁祥宏。“编程为孩子们实现弯道超车和降维打击提供了可能”“再强大的天赋,也会败倒在无知和短视面前”,培训机构身体力行,生怕你握不住时代的风向标。

韩剧《天空之城》

种种迹象,都让人联想起奥数的情况——那是上一个从“兴趣班”异化为竞争和选拔工具的学科。

曾有许多家长向周花卷请教经验,他说,编程学习最重要的,是孩子有没有兴趣,是不是擅长。从小学习编程,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培养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为以后进一步的学习奠定基础。但他不愿看到编程和奥数一样,从兴趣,变成功利。

Vita君在编程学习方面的自我驱动力很强,也展现出了天赋,但周花卷并没期望他长大后一定从事计算机。他会鼓励Vita君参加学校合唱团,同时发展发展其他的爱好。

编程,只是一个选择,并非必选项。

那些智能机器人、scratch和Python编程也不是锻炼5岁小孩逻辑能力的唯一途径,路还有很多。